花都一女子私密部位整形术后竟流血不止!“医生”却消失了! 2019-12-10 15:44

  当时我们的急诊医生看到她衣服上有大量血迹,检查外阴时看到敷料上都被血湿透了,两侧各有两三厘米的伤口,都有缝线,我们马上给她压迫止血,抗炎治疗。

  正跟丈夫闹别扭的鲁小姐听了这样的话,糊里糊涂的就信了,跟着工作人员到美容店旁边的民居里动了手术。

  卫生巾都湿透了,我说就缝(伤口)吧,然后发现背后上面都是水,我问是不是血,旁边女孩子说快点拿纱布快点拿纱布,我当时就说要上大医院,不行了开始头晕了。

  动手术的人刚开始不愿意让鲁小姐离开,后来在鲁小姐强烈要求下,才把她送到花都区人民医院,而始作俑者留下2000元押金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不过鲁小姐当时动手术的工作室由于隐藏在旁边的小区民居内,并没有被搜查,据鲁小姐透露,工作室里面有各种医疗器械,她还曾经在里面做过其他微整形手术。

  画面见到的就是鲁小姐当时打针的情况,然而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科的罗主任看了视频后表示,这种注射物也非常危险。

  目前没有任何一款溶脂针获得药监批准上市,上面都是些韩文,是不是进口药物不知道,很有可能是广州什么小作坊做出来的东西。

  从这家美容机构工作人员在朋友圈的微整形手术小视频显示,他们开展的医疗活动包括注射、抽脂等,而手术现场却并非无菌环境。

  你看,会阴部是有动脉的,如果是修整外形肯定会动到,如果止血没有止好就会造成大出血,而且旁边还有神经,很有可能会影响以后的表皮触感。

  我们去年收了十几例因为微整形,注射玻尿酸之类致盲的,还有导致脑梗以及皮肤坏死的,非常荒唐,这些所谓微整形实际是需要执业医师资格去进行的。

  而这些工作人员也并非执业医生,也就是说这些整形手术全都是非法行医,那么监管部门可以做些什么呢?

  花都区卫监所在接到投诉以后,赶到了鲁小姐指认美容工作室所在的小区,随后,城东派出所也赶到现场。

  留在工作室内的并不是美容院的工作人员,而是受托看房子的一位女子。工作室内墙上挂着注射玻尿酸、微整形的海报,餐桌上有一个颅骨模型,还有各种整形及医学类书籍。而还没拆封的快递包装上则写着止血带乳胶管等医疗用具。

  据鲁小姐指认,当时动手术的房间已经锁上,由于涉及非法行医,警方在申请了搜查令后,请锁匠打开了房门进去搜查。

  卫监所在现场搜获大批注射器,一张手术床,一张妇科检查椅,还有大量各种药物,这些物品都被依法没收。

  卫生局一个副局长跟我说有人举报,他派了手下的人过去,你搞我没有什么意义,你那些医药费我都会帮你垫的,你就去跟你姐姐说撤销(举报),说你没有什么事情,不然我也要花钱去请领导吃饭,还不如我帮你出医药费。

  非法行医这个行为到非法行医罪是有距离的,要达到非法行医罪有三个要件,其中一个是要造成重大伤害或者死亡,没有这个要件的话,很难以非法行医罪名定性。

  全国代表朱列玉表示,目前美容院非法开展医美项目成本低,收入高,正是这种非法美容工作室泛滥的重要原因。

  所以消费者在进行这些整形手术的时候要认认真真查验有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工商营业执照以及手术人员有没有执业医生执照,在三证齐全的情况下才好考虑要不要动这个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