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常驻整形机构 给拉生意最高可拿手术费60%的回扣 2020-06-21 09:20

  工作没找成,还整形欠下5万多元债务,可鼻子仍是歪的。云南姑娘小张整形求职事件,引起读者广泛关注。

  此前,接到小张的投诉后,记者来到位于轻纺城附近的这家华爱医疗美容门诊部(以下简称“华爱医美”)进行采访。该整形机构承认,他们的业务员确实与足浴、KTV等场所有业务联系。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种操作套路并非华爱医美一家,而是当前整形美容行业的潜规则和公开的秘密。给整形机构介绍顾客的业务员,最高可拿到手术费60%以上的回扣。

  医生在和她谈了做鼻头修补、自体脂肪填充太阳穴以及额头的整形项目后,就给她开具了治疗通知单和整形外科手术知情同意书。

  记者看到,治疗通知单上的治疗医生一栏,只写了一个“刘”字,医生一栏无签字,咨询师一栏则盖了华爱医美的收银专用章。在手术知情同意书的手术编号一栏,填写的是“0首付”三个字。

  小张告诉记者,在她咨询整形费用的时候,立刻过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教她如何办理。小张说,那两个人不像是医院的医生,倒像是专门办理网络借贷业务的业务员。男的办的是“捷信金融”,女的办的是“马上金融”。

  在那名男子的指导下,小张通过手机,在“捷信金融”借了30500元。随后,她准备在“马上金融”再借贷20000元,但没有通过。后来两人又通过另外的平台,给小张贷了20000元。

  小张说,她当时在这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下,并没有注意到很多细节,事后仔细核算才发现,后面贷的20000元,利息竟然高达8600元。在“捷信金融”贷的30500元,分24期(两年)还清,利息近12000元。也就是说,小张贷了5万余元,她要还的本息合计70000余元。

  记者在华爱医美大厅,将张贴在墙上的医生照片传给小张。经确认,给她做手术的,是被称为“医疗院长”的刘医生。

  随后,华爱医美法人代表吴女士和总监叶先生,向记者提供了存档的完整病历。病历显示,给小张做手术的医生有两个,除了刘医生外,还有一位姓胡的医生。

  在院方提供的病历中,记者看到,小张签名的有三个地方,其中有一处手写备注了两点:双侧鼻孔大小不一,术中调整,不能保证完全对称;鼻正中线与鼻背、鼻头,不在同一直线上,术中调整,不能保证完全居中。

  记者就此与小张进行核实。小张表示,当时在医院确实签过几个名字,但签名的时候她看过,没有手写的内容。

  随后,小张给记者发来她离开宁波当天与华爱医美的聊天记录。当时小张发现自己的人中和鼻头不对称,是歪的。对方表示,鼻头肿得厉害,再恢复看看。小张说,她当时说鼻头人中不在一条线,现在病历里就手写增加了这些内容,她怀疑这是院方后来加上去的。

  对于小张提供给记者的那张治疗通知单,叶总监表示,这应该是办理分期付款的人签的,单子是医院提供的。叶总监说,业务员办前,也要提供给公司审核。如果是医生自己填的,那应该盖门诊部的章,而不是收银章。随后,叶总监叫来相关人员了解情况后告诉记者,这张单子是业务员当时填了拿去审核,最后没有通过,已经没用了。

  针对手术知情同意书中的“0首付”,叶总监表示,这份知情同意书是以前用的老版本,和现在的版本不一致。据他称,这有可能是“捷信金融”办分期付款的业务员签的。随后,叶总监叫来“捷信金融”在华爱医美驻点的业务员李某。

  李某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办理的手术知情告知书,上面没有单位公章,与小张提供的那份,版本格式也都不相同。记者提出拍照发给小张进行核实,但被拒绝。

  接着,记者又根据李某提供的电话,与其上一级的业务经理王先生取得联系。王经理表示,“捷信金融”是经过审批的、有牌照的合法金融消费公司,在宁波的业务也取得了授权。他说,他们与医院合作的“美容贷”等业务,都要求有首付款,首付比例大约10%。零首付的,他们是不可能通过审批并放贷的。

  叶总监表示,他们这里的确有公司的业务员驻点,不过这些公司都是经过审批的合法金融公司。叶总监还告诉记者,以前顾客多的时候,有三四家公司在华爱医美驻点,今年受疫情影响,驻点的业务员明显少了,有的业务员在几家整形机构之间来回跑,还有的则是一个人兼了几家公司的业务,但这些业务员不是整形机构员工,具体的放贷操作流程,他们不是很清楚。

  叶总监表示,这都是业务员在联系。整形机构有专门的业务部和业务员,每个业务员都有自己的人脉网络。业务员的收入跟业绩挂钩,做得好的,每个月有两三万元,少的时候只有两三千元,所以要千方百计找客源,拓展业务。“对于我们医院来说,有顾客来了,我们该面诊的面诊,该收钱的收钱。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手术做好,让顾客满意。”

  小张曾向记者表示,同样的手术,她费用比较高,而别人的费用比较低。对此,吴女士表示,医院有一个系统价,业务员开单、顾客认可,就做;不认可,可以还价。“有的顾客3.8万元成交,有的3万元成交;有的不满意,要求给我一个内部价这种情况很正常。报价、还价、再砍价,再零头抹抹掉,做整形就是这样的。”

  据悉,小张离开宁波到了广州后,感觉被骗,已通过12315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一情况。这段时间,华爱医美的业务员老孟一直在跟小张联系,处理相关事宜。

  老孟告诉记者,他并不认识小张所说的KTV领班陆经理,而是自己的一名手下跟对方有联系。老孟承认,他们和该KTV有业务上的合作,来自该KTV的顾客比较多,因此会打点折扣,价格优惠一点,以便长期合作。

  老孟表示,小张在电话里说自己被骗了,但她为什么不想想,上班一个月就能挣十二三万元,怎么会有那么好的工作?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过基于人道主义,考虑到她对手术不满意,工作被耽误了,一个人背了那么多债,华爱医美提出帮她还掉那20000元的。此外,华爱医美还提出,退还她通过支付宝支付的5000元医疗费,再帮忙还两期“捷信金融”的。

  老孟回应称,小张比较执拗,如果告诉她所有的退款全是医院出的,那她就会认为手术确实做得不好,会提出更多的要求,因此就说是陆经理还了20000元。

  老孟说,医院做出这些补偿,也是应有关部门的要求。医院开门做生意,也想息事宁人,但小张依旧不满意,要求全退,这怎么可能呢?毕竟手术已经做了。

  针对小张的遭遇,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绝大部分整形机构都跟足浴、KTV等娱乐场所有业务合作,整形机构给的回扣非常高,“目前的市场行情,至少返点50%,有的甚至高达60%以上”。受利益驱使,有人用尽各种手段,为整形机构拉生意。身上没钱?没关系!公司的业务员就等在整形机构,随时提供。

  工作没找成,还整形欠下5万多元债务,可鼻子仍是歪的。云南姑娘小张整形求职事件,引起读者广泛关注。

  此前,接到小张的投诉后,记者来到位于轻纺城附近的这家华爱医疗美容门诊部(以下简称“华爱医美”)进行采访。该整形机构承认,他们的业务员确实与足浴、KTV等场所有业务联系。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种操作套路并非华爱医美一家,而是当前整形美容行业的潜规则和公开的秘密。给整形机构介绍顾客的业务员,最高可拿到手术费60%以上的回扣。

  医生在和她谈了做鼻头修补、自体脂肪填充太阳穴以及额头的整形项目后,就给她开具了治疗通知单和整形外科手术知情同意书。

  记者看到,治疗通知单上的治疗医生一栏,只写了一个“刘”字,医生一栏无签字,咨询师一栏则盖了华爱医美的收银专用章。在手术知情同意书的手术编号一栏,填写的是“0首付”三个字。

  小张告诉记者,在她咨询整形费用的时候,立刻过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教她如何办理。小张说,那两个人不像是医院的医生,倒像是专门办理网络借贷业务的业务员。男的办的是“捷信金融”,女的办的是“马上金融”。

  在那名男子的指导下,小张通过手机,在“捷信金融”借了30500元。随后,她准备在“马上金融”再借贷20000元,但没有通过。后来两人又通过另外的平台,给小张贷了20000元。

  小张说,她当时在这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下,并没有注意到很多细节,事后仔细核算才发现,后面贷的20000元,利息竟然高达8600元。在“捷信金融”贷的30500元,分24期(两年)还清,利息近12000元。也就是说,小张贷了5万余元,她要还的本息合计70000余元。

  记者在华爱医美大厅,将张贴在墙上的医生照片传给小张。经确认,给她做手术的,是被称为“医疗院长”的刘医生。

  随后,华爱医美法人代表吴女士和总监叶先生,向记者提供了存档的完整病历。病历显示,给小张做手术的医生有两个,除了刘医生外,还有一位姓胡的医生。

  在院方提供的病历中,记者看到,小张签名的有三个地方,其中有一处手写备注了两点:双侧鼻孔大小不一,术中调整,不能保证完全对称;鼻正中线与鼻背、鼻头,不在同一直线上,术中调整,不能保证完全居中。

  记者就此与小张进行核实。小张表示,当时在医院确实签过几个名字,但签名的时候她看过,没有手写的内容。

  随后,小张给记者发来她离开宁波当天与华爱医美的聊天记录。当时小张发现自己的人中和鼻头不对称,是歪的。对方表示,鼻头肿得厉害,再恢复看看。小张说,她当时说鼻头人中不在一条线,现在病历里就手写增加了这些内容,她怀疑这是院方后来加上去的。

  对于小张提供给记者的那张治疗通知单,叶总监表示,这应该是办理分期付款的人签的,单子是医院提供的。叶总监说,业务员办前,也要提供给公司审核。如果是医生自己填的,那应该盖门诊部的章,而不是收银章。随后,叶总监叫来相关人员了解情况后告诉记者,这张单子是业务员当时填了拿去审核,最后没有通过,已经没用了。

  针对手术知情同意书中的“0首付”,叶总监表示,这份知情同意书是以前用的老版本,和现在的版本不一致。据他称,这有可能是“捷信金融”办分期付款的业务员签的。随后,叶总监叫来“捷信金融”在华爱医美驻点的业务员李某。

  李某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办理的手术知情告知书,上面没有单位公章,与小张提供的那份,版本格式也都不相同。记者提出拍照发给小张进行核实,但被拒绝。

  接着,记者又根据李某提供的电话,与其上一级的业务经理王先生取得联系。王经理表示,“捷信金融”是经过审批的、有牌照的合法金融消费公司,在宁波的业务也取得了授权。他说,他们与医院合作的“美容贷”等业务,都要求有首付款,首付比例大约10%。零首付的,他们是不可能通过审批并放贷的。

  叶总监表示,他们这里的确有公司的业务员驻点,不过这些公司都是经过审批的合法金融公司。叶总监还告诉记者,以前顾客多的时候,有三四家公司在华爱医美驻点,今年受疫情影响,驻点的业务员明显少了,有的业务员在几家整形机构之间来回跑,还有的则是一个人兼了几家公司的业务,但这些业务员不是整形机构员工,具体的放贷操作流程,他们不是很清楚。

  叶总监表示,这都是业务员在联系。整形机构有专门的业务部和业务员,每个业务员都有自己的人脉网络。业务员的收入跟业绩挂钩,做得好的,每个月有两三万元,少的时候只有两三千元,所以要千方百计找客源,拓展业务。“对于我们医院来说,有顾客来了,我们该面诊的面诊,该收钱的收钱。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手术做好,让顾客满意。”

  小张曾向记者表示,同样的手术,她费用比较高,而别人的费用比较低。对此,吴女士表示,医院有一个系统价,业务员开单、顾客认可,就做;不认可,可以还价。“有的顾客3.8万元成交,有的3万元成交;有的不满意,要求给我一个内部价这种情况很正常。报价、还价、再砍价,再零头抹抹掉,做整形就是这样的。”

  据悉,小张离开宁波到了广州后,感觉被骗,已通过12315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一情况。这段时间,华爱医美的业务员老孟一直在跟小张联系,处理相关事宜。

  老孟告诉记者,他并不认识小张所说的KTV领班陆经理,而是自己的一名手下跟对方有联系。老孟承认,他们和该KTV有业务上的合作,来自该KTV的顾客比较多,因此会打点折扣,价格优惠一点,以便长期合作。

  老孟表示,小张在电话里说自己被骗了,但她为什么不想想,上班一个月就能挣十二三万元,怎么会有那么好的工作?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过基于人道主义,考虑到她对手术不满意,工作被耽误了,一个人背了那么多债,华爱医美提出帮她还掉那20000元的。此外,华爱医美还提出,退还她通过支付宝支付的5000元医疗费,再帮忙还两期“捷信金融”的。

  老孟回应称,小张比较执拗,如果告诉她所有的退款全是医院出的,那她就会认为手术确实做得不好,会提出更多的要求,因此就说是陆经理还了20000元。

  老孟说,医院做出这些补偿,也是应有关部门的要求。医院开门做生意,也想息事宁人,但小张依旧不满意,要求全退,这怎么可能呢?毕竟手术已经做了。

  针对小张的遭遇,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绝大部分整形机构都跟足浴、KTV等娱乐场所有业务合作,整形机构给的回扣非常高,“目前的市场行情,至少返点50%,有的甚至高达60%以上”。受利益驱使,有人用尽各种手段,为整形机构拉生意。身上没钱?没关系!公司的业务员就等在整形机构,随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