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好公司 2020-06-02 19:21

  工业家型企业的焦虑是:它们可能通过保守的创新变得更优化了,却无法“变轨” ,实现“豹 变” 。 前一阵子,我去了一趟江南,参观一家规模很大的汽车配件公司。 这是家特别典型的中国式好公司―业务扎实、数字稳健、能赚钱、不忽悠。公司一年有 70 多亿元的营业额,十几亿元的利润。也就是说,它的利润率高达百分之十几。它能做到连 续 10 年年复合增长率 30%。它已于 10 年前在香港上市。当然,作为传统企业,它的 pe 值不 算高, 10 倍左右, 目前市值 200 亿港元。 但它不但运营得很健康, 而且行业地位也举足轻重。 据说,全球每 3 辆汽车中,就有 1 辆在使用它的产品。 与互联网圈的画风不同,这并不是一家被广泛谈论的公司,却算得上是一个典型的“隐 形冠军” 。 中国改革开放 38 年来,有四类非常典型的企业。一是互联网大创新型,不能赚钱,还大 量烧钱,但非常值钱。二是资源寻租型,走“喝大酒”路线的资源依赖者,像房地产开发商 和矿主。三是暴力营销派,比如包装一个品牌,把渠道、价格战和暴力营销玩得滴溜转。四 是勤恳的工业家型企业。 工业家型企业意味着严谨、 规范和细腻, 始终不懈地追求体系建设, 并且能够执行到位。 这个流派的企业,本质上都是成本驱动的业务形态,通过业务流程创新,以及劳动力成本优 势,不断优化业务,扩大规模。 在这个领域,富士康从管理到技术到规模,都是当之无愧的老大,相当于互联网领域的 bat。而我们上文提到的这家企业,和富士康一样,都属于第四类。 当然,面对新的浪潮,工业家型企业也会焦虑。他们可能会困惑,互联网公司不挣钱, 反而烧掉这么多钱,为何还这么值钱,而且社会影响力还远远大于他们? 确实,没人愿意在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变得不重要。不论你是四类企业家中的哪一类, 都会有新想法,都希望站在舞台中央,不被边缘化。 我们说的这家企业早就不为钱发愁了,也怀有抱负和梦想。但是,这样一家稳健的传统 企业,在一个新时代要如何自处?它们已经这么有价值了,又该如何参与新一波的浪潮? 毫无疑问,这是一家有进取心的公司。他们愿意和互联网公司合作,也舍得为未来做投 入,光是新能源一项就投入了几千万元。但这家公司仍然呈现出一些保守色彩。对于新生事 物,他们本能地会保守观望,抱持某种迟疑,而且一定要得到明确验证才肯动手。这种思维 习惯像一面墙, 挡住企业的创新和未来路径, 因为创新往往需要试错, 无法百分百保证成功, 而机会则稍纵即逝。 最近,我看了一本美国人写的书叫《移轨创新》 。所谓“移轨创新” ,就是让传统企业真 正转移到一条新的竞争跑道上,从而获得陡峭的爆发式增长。 我因此对这样的工业企业存在一些担忧―按照它的核心策略,无论是开发工业机器人, 还是全球化,它都在扮演产业投资的配角,都还是生产流程和劳动力的结合。即便做到更大 的市场规模,它也还是一家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实现的是优化小数点的线性增长。总之,它 只不过因此变得更优化了,却无法“变轨” ,实现“豹变” 。 这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