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钟爱的日产化妆品竟然有核辐射? 2019-12-10 15:44

  自今年3月杭州海关截获辐射量超标的日产汗蒸毯、相机和镜头以来,对日产商品核辐射超标的警惕弥漫在消费者之间。而这一次,连化妆品都难逃一劫。

  10月15日,话题#日本核辐射污染物被冲入河流#登上热搜仅一天后,一条来自韩媒Money Today的新闻开始在豆瓣、微博等平台广泛传播,内容为:韩国仁川机场海关在去年10月从日本进口的3.3吨睫毛膏产品中检测出放射能为0.74μsv/h的核素钍(Th)元素,该数字相当于背景准位0.15~0.2usv/h的3倍以上。该产品已被退回。

  看似惊人的消息背后疑点重重,大家关注的疑点集中在:这则消息出自何处,是否可信?检测到放射能的全部都是睫毛膏吗?0.74μsv/h钍(Th)会带给怎样的危害?放射能的检测标准为何?放射性物质又可能来源何处?

  4. 报道有关化妆品“放射能是背景准位的3倍以上”的叙述存疑,“放射能”与“背景准位”间没有可比性。

  在中国,这则消息在豆瓣、微博等平台引起热议,但内容均转载自韩媒报道,形式也多以截图为主,未提及一手信源,可信度不得而知。

  经记者核查,媒体中最先报道此事件的是韩国MBC电视台,新闻发布于10月10日。随后的10月11日,韩国SBS电视台、Money Today、Fnnews等多家媒体,中国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CCTV4)都对此事件进行了报道。

  韩国MBC(全称韩国文化广播放送株式会社)成立于1961年,是韩国三大电视主流媒体之一,曾于2016和2017年入选《世界媒体榜单500强》(世界媒体实验室发布),作为新闻平台具有权威性。

  在SBS的报道中,仅提到睫毛膏总量为3.3吨,检测到钍含量是容许基准值的3.7倍,且未注明数据来源。而在Korea Cosmetic Industry News等媒体10月11日发布的报道中,数据均来源于议员沈基俊(심기준)10月11日自韩国关税厅(관세청)获取的数据。

  记者核查发现,在NAVER(韩国最大搜索引擎)博客平台,沈基俊议员的账号于10月11日8:20发布了题为《报道资源日本进口化妆品(睫毛膏)3.3吨中检测出放射性物质(钍)超标》的文章,上图的数据表也在这篇文章中出现。表格备注“来源:关税厅”,但记者检索韩国关税厅官网,并未发现有相关数据或信息公开。

  既如此,沈基俊议员是谁?韩国仁川机场海关去年10月的检测数据,他为何直到今年10月才公开?记者展开了进一步核查。

  据Naver网站数据,沈基俊是共同党的国会议员,2019年7月起担任第20届国会后半期预算结算特别委员会委员。而在2019年8月,沈基俊所在的韩国国会预算结算特别委员会通过了总价5.8269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36亿元)的补充预算案,用于应对日本经济报复。

  在上述沈基俊的博客文章中,除新闻事实外,他主要谈论了韩国对检测到含过量辐射化妆品的后续宽松处理,以及日本对韩的贸易进口情况。文章共计3个附件,分别为“【附件1】发现放射性物质后出口企业的通关记录”,“【附件2】放射性物质涉及品牌的商品近3年来流入韩国状况”,“【附件3】最近5年内日本产化妆品进口现状”,未涉及放射能检查标准、放射性元素对危害等民众可能更为关心的方面。

  另外,MBC和SBS电视台在报道时均未提出放射能数据来自于沈基俊议员,但是却引用了他有关化妆品应受到更严格管控的言论。

  经核查,核真录记者发现,在多家韩媒有关“日本睫毛膏检测出放射能”的报道中,Money Today Fnnews, MBC等媒体均报道“检测出放射能过量的货物为3.3吨进口自日本的睫毛膏”,但同为韩国三大电视主流媒体的SBS却对3.3吨货物是否全部为睫毛膏发出质疑。

  SBS在发布于10月17日的报道中称,仁川机场是在3.3吨化妆品中检测出放射能,而这3.3吨化妆品不全是睫毛膏,混合有11种化妆品。而后,因为机场方面未将化妆品进行拆装检测,所以无法断定放射能的确切来源。

  据韩网爆料称,此次涉嫌放射性元素超标的化妆品是FLOW FUSHI Mote Mascara 3D睫毛膏。

  而沈基俊议员在其博客文章的【附件2】部分,即“放射性物质涉及品牌的商品近3年来流入韩国状况”中提到,3年来涉事品牌睫毛膏共流入韩国4.9502吨,该品牌各类化妆品共流入韩国14.7吨。由此判断,报道涉及3.3吨货物为同品牌睫毛膏的概率极低,但因缺少韩国关税厅和仁川机场公开发布的信息,无法查证货物中化妆品的具体种类及品牌。

  而在对放射能来源的猜测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是日本以及睫毛膏的自有成分,记者就此展开了核查。

  记者首先检索了该款睫毛膏的成分表,就现有翻译结果判断其用料中的各化学物质未涉及放射性元素。

  但是记者注意到此款睫毛膏在宣传广告中声称“增添了End Mineral成分,释放出的电离子可促进眼周血液循环,杀菌抑菌”。此说法在FLOW FUSHI的创始者之一今村洋士先生的采访中得到证实,“它是一種天然的礦物質,常用於醫療行為,具有促進血液循環及淋巴迴圈的功能。”但是对于该神奇矿物质的具体成分,他并没有透露。

  至于日本对化妆品的审批流程,记者查询《药事法》(日本对于化妆品的管理办法)发现,日本厚生劳动省对化妆品原料实行严格的审批制度。企业申报新原料时要提供使用背景、理化性质、安全性和稳定性方面的资料。需要指出的是,被批准不仅只是原料物质本身,还包括它的使用范围,用量和使用规格等,在被用于生产化妆品或医药部外品时必须符合上述内容,如有更改必须重新申报。

  除此以外,据房军等2004年发表的《日本化妆品和医药部外品管理简介》,日本是除中国外少数几个对化妆品保留有注册许可制的国家,在化妆品原料的监管方面经验丰富。由此可以推测,FLOWFUSHI在原料中运用放射性超标的新物质并且通过审核的概率很低。

  在对睫毛膏的自有成分进行初步筛查后,记者进一步核查了发生的可能性。通过产品包装,记者了解到该品牌睫毛膏产自东京都港区六本木。

  从日本文科省2017年披露的数据来看,除福岛县外,日本国内整体空气核辐射水平已大幅下降,包括东京在内的大部分地区已降至“3·11大地震”以前水平。因此,2018年10月出口到韩国的睫毛膏在生产时应已不存在核辐射超标的问题。

  与此同时,据日本化妆品工业联合会2011年3月30日发布的《关于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相关事宜》表示,化妆品等均在外部灰尘、粉尘无法混入且经妥善管理的室内环境下生产,可以认为大气中所含的放射性物质直接进入产品的可能性极微。

  日本化妆品工业联合会认为,在本次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中,虽然大气中检测到了放射性物质,但化妆品等不会因此原因而影响到消费者的健康。

  2017年,腾讯旗下《较真锋报》对位于群马县伊势崎市(“核灾县”之一)的一家化妆品工厂进行了实地检测。此次化妆品辐射值的检测对象包括化妆品原料、半成品(未包装前)、成品(装罐后)和生产线内部。在该检测基地,每天早上九点半,前一天生产所使用的原水,半成品和成品都会送到实验室,由两名工作人员负责检测,检测的基准值为0.2μSv/h。截止到记者到访为止,并未出现化妆品放射剂量超标的情况。

  《较真锋报》在采访福岛县政府国际交流科徐铨轶、清华大学教授刘学刚、核电工程师倪凯军、检测专业人士张沛等多位专业人士后得出的结论是:对于人群来说,非食物产品的并不是一个显著暴露的途径。这也是为什么各国政府从未对日本非食品的产品发布过任何进口禁令。

  综合以上论述,基于日本严格的化妆品管理制度,该睫毛膏标识的成分表中不存在放射性物质,所宣传新成分含有放射性元素的可能性较低。与此同时,基于化妆品生产相对密闭的环境特点,其生产过程中受到核辐射污染的可能性也较低。

  在Korea Cosmetic Industry News, Fnnews等多家韩媒的报道中,都提到了“0.15~0.2μsv/h”的标准,称其为배경준위(音译背景准位),而货物检测出放射能是该标准的3倍以上。Money Today的报道对“背景准位”做出解释:自然状态检测的基本值。但在MBC的报道中,没有出现”배경준위”的标准,取而代之的是“检测出钍含量是允许标准值(허용 기준치의) 的3.7倍”。

  通过倍数关系判断,报道所指的背景准位/允许标准值应指代同一标准。但对于“0.15~0.2μsv/h”标准的来源,报道中均未涉及。

  以“背景准位”为关键词,记者并未检索到相关搜索结果。而根据Money Today对“背景准位”的解释,记者初步判断这里的“背景准位”即“背景辐射(background radiation)”。据维基百科介绍,背景辐射又称本底辐射,在环境中持续存在,可以是源自人为排放或自然存在的辐射。在联合国科学委员会致大会关于原子辐射影响的报告中,全球平均的背景辐射剂量为每年每人2.4msv(=2400μsv),换算到μsv/h的单位即:

  记者查阅韩国综合环境辐射监测网络(IERNet)发现,网站规定韩国正常的环境辐射值在0.05至0.3μsv/h间波动,这一范围将0.15~0.2μsv/h的范围包括在内。虽然网站显示目前首尔地区的辐射值集中在0.1~0.15μsv/h,但不排除去年十月这一数值集中在0.15~0.2μsv/h的可能。

  综合以上论述,记者认为将“背景辐射”作为“放射能”的比较标准不合适,两者间没有可比性。报道这样做,有挑起公众恐慌情绪的嫌疑。

  在韩媒的报道中,虽然提到检测出0.74μsv/h的放射量,来自钍元素,是背景准位/允许标准值的3倍以上,但未明确该剂量钍元素可能给带来的影响。仅MBC在报道中提及:“众所周知,长期接触会增加患癌风险。”记者就0.74μsv/h钍元素可能的影响,是否致癌展开核查。

  钍(Th),据维基百科介绍具有微弱放射性,放射α粒子,被吸入或食入危险较高。尤其是粉状的金属和氧化物能够入肺,可能致癌。0.74μSv/h中“μSv”称微西弗或微希沃特,是衡量辐射剂量对生物组织影响程度的国际单位制导出单位。单位进制为:

  根据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制定的《安全标准丛书—国际辐射防护和辐射源安全的基本安全标准》(该安全标准被日本、韩国、中国和美国在内的151个国家和地区承认并采纳使用)中提出的公众照射的建议标准为五年内每年平均照射剂量为1mSv(即为1000μSv/a),其中任意一年的照射剂量不得超过5mSv/a (a代表年)。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2016年发布的报告《辐射:影响与资源》中指出,特殊工作人员如飞行员和机上乘务人员年均接受辐射剂量约为2~3mSv。

  如将0.74μsv/h夸张为一支睫毛膏含有的辐射量,按照一名商务女性每天持妆8小时、每年工作250天为计算标准,则该睫毛膏带来的年辐射剂量为:

  虽未超过职业人员承受的辐射量,但超出了联合国机构给出的建议标准,长期使用的确会不利于身体健康。但是,0.74μsv/h的剂量是在重达3.3吨的货物而非一支睫毛膏中检出的,辐射物质来自产品或是包装亦不明确,一支出自这批货物的睫毛膏对的实际影响可认为微乎其微。

  MBC在报道中称长期使用该剂量的辐射物质有致癌风险。联合国国际放射防护委员会1990年提出的建议书指出,正常人即使每年接受10mSv照射后,死亡提升概率(此概率考虑了致死癌症概率、非致死癌症的相对贡献、严重遗传效应以及寿命损失四大类元素)提升不超过0.1%(如下图所示,该概率会随着年龄变化而变化,峰值位于60-70岁之间)。

  考虑到癌症成因的复杂性,可能会经历一段潜伏期,所以断言长时间低剂量的辐射摄入不会影响健康也是不合适的。报告《辐射:影响与资源》就指出,在辐射照射后的几年里,首先出现白血病、甲状腺癌和骨癌,而其他癌症有时需要到照射后至少10年,甚至往往是几十年后才会显现出来。但是,该报告也指出,目前几乎所有数据都基于对接受相当高剂量照射的人员研究得出,一般是单次照射或者在比较短的时间段内分次照射,关于长时间低剂量效应的资料很少。

  综合以上信息,钍元素含有的放射性相对微弱,0.74μsv/h就量值而言对危害小,但长期影响仍有待考察。

  在韩媒的报道中,虽然对日产睫毛膏检测出放射能有据可考,但是最具权威性和可信度的官方数据(海关,关税厅等)却呈缺失状态。此外,放射能的检测发生于去年10月,直至今年10月才作为“新闻”突然爆出,很难让读者相信不是源于日韩现阶段的紧张关系。

  房军,房鹏,刘宝军.日本化妆品和医药部外品管理简介[J].中国卫生监督杂志,2004(05):292-295.